古代皇权政治下怎样才能掌握核心权力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历史人物

古代皇权政治下怎样才能掌握核心权力?

昨天听取王陶陶的课程,他提到不同的政治模式往往有不同掌权的方法。对于皇权鼎盛的帝制国家,谁离皇帝越近谁就越能掌握权力。这个可以说是相当深刻的总结。

中国历史上,那些被人看不起的太监,被人轻视的妇人以及那些品德败坏的卑鄙小人,之所以能战胜貌似名誉很高、能力很强的士大夫,全在于他们牢牢把握住了皇帝这个关键因素。

帝制中国下,皇帝是一切权力的来源,只要能代表皇帝,以皇帝的名义行事就可以无往而不利。这些被人所蔑视的小人们,就是靠着对皇权政治本质的把握,实现了对士大夫们的逆袭。

为何宦官乱政屡屡出现

宦官由于少了男人最重要的东西,因此往往被天下人蔑视,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被集体鄙视的群体,在历史上居然屡屡掌握大权,多次逆袭有名望的大臣。从东汉末年的十常侍、唐代的宦官到明朝的王振、刘瑾、魏忠贤等人,莫不是如此。他们之所以能掌权全在于他们掌控了皇帝。

十常侍嚣张之时,汉少帝还未成年,由母亲何太后摄政,十常侍对何太后极尽讨好,以赢得她的宠信,而何太后的宠信就等于未成年皇帝的宠信。正因何太后对他们的喜爱,他们才可以为所欲为,就连大将军何进都奈何不了他们。当时张让就说我等之权势还在内廷,这句话把宦官弄权的本质已经说得很清楚了。

古代皇权政治下怎样才能掌握核心权力?

(十常侍取得了何太后的信任)

明朝的王振,也是因为从小陪伴朱祁镇长大,因此深得后者信任,才能因此操纵朝政,刘瑾也是对朱厚照极尽逢迎,才能大权独揽。而魏忠贤更是依靠天启皇帝的昏庸而成为九千岁。

宦官得到权力是因为皇帝的宠信,他们失去权力则是因为他们失去了皇帝的信任。刘瑾之所以败亡是因为朱厚照对其失去信任,魏忠贤之所以败亡是因为崇祯对其并不感冒。宦官并没有强大的军力(除了唐朝这种特殊)和士大夫百姓的支持,因此一旦皇帝对他们产生厌恶,他们顷刻间就会丧失所有权力。

贾南风,武则天、慈禧为何能夺取大权

中国古代虽然原则上不允许女人干政,但是女人干政的现象依然频频出现,有的甚至喧宾夺主,成为天下主导。贾南风、武则天、慈禧是最大典型,但他们之所以如此还是在于他们控制了皇帝,通过皇帝扩展自己的权势。

贾南风之所以能为祸天下,先后斩杀司马亮、卫瓘等辅政大臣,又斩杀司马玮,再又毒死太子,全在于他对晋惠帝司马衷的掌控。司马衷是个天生痴呆(何不食肉糜就是他说的),贾南风离他最近,因此就可以控制他,以他的名义处罚政敌,他开始之所以能杀害那些对手全是靠着司马衷的诏书,往往诏书以下,敌人的军队就不敢反抗束手就擒,直到贾南风作死杀死太子破坏了合法性。

古代皇权政治下怎样才能掌握核心权力?

武则天同样也是靠着李治的宠幸,如果没有李治对其的器重和任用,武则天根本没有机会扩张自己的势力,任用忠于自己的人,之后也是靠着控制自己的儿子发号施令,最后才称帝,但终因合法性不足被迫退位。最近的则是慈禧,慈禧的发起也是由于咸丰的授权和同治时期的摄政,没有皇帝的信任,慈禧也不会有培植自己势力的机会。

皇权鼎盛时代,权臣都是深得皇家信任的人

即使是士大夫阶层,也是如此,我们经常困惑为何很多帝王,多喜欢奸邪小人,而那些清流,则往往被排斥,实际上,这是符合皇权政治规律的,那些清流太过清高,不愿意谄媚,因此和皇帝交流较少,皇帝对其不熟悉就很难信任。而那些弄臣,往往能抓住皇权本质,天天为皇帝打杂,在皇帝身边拍马屁,待得久了,自然能知道皇帝喜好,得到皇帝信任,而且待在皇帝身边还可以及时澄清别人对自己的构陷,而这些都是清流难以做到的。

古代皇权政治下怎样才能掌握核心权力?

(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里的和珅就是典型代表)

比如唐朝的李林甫、杨国忠等人,非常注重和皇帝本人的交流,非常懂得投唐玄宗的喜好,李林甫之所以能击败名相张九龄,正是靠的皇帝的信任。还有明朝的严嵩等人,更是对嘉靖百依百顺,尽可能和皇帝贴近关系,这是他能击败夏言的关键。还有西晋的权臣贾充,不仅在皇帝身边,还将女儿嫁给晋武帝的儿子,从而巩固权力。

就算是张居正,也要靠万历母亲李太后的信任才能大权独揽,王安石靠皇帝的信任才能进行改革,长孙无忌因为太宗的器重才能权倾朝野,而一旦不能得到李治的认可,就立即失败。因此,在皇权鼎盛的时代(东汉末年,唐末那种皇权已经旁落),权臣一定是可以掌控皇帝的人,一定是深得皇帝或太后信任的人,但深得皇帝信任的人不一定是有为的政治家。(同样适用于德意志帝国、奥斯曼帝国、俄罗斯帝国等)

至于乱世(如东汉末年,唐代末年)和那些选举制的国家(如英国美国),就是另一套规则了。

  • 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激战安奈特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• 激战安奈特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联系邮箱:2761568799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