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修园:草堂讲学,端正医风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历史故事

中医之学源远流长,很多学习不好的人学医却很优秀,但也有一些学习好却依然学医优秀的人,陈修园就是其中之一,他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考试和做官,但完全没有荒废医学,还治好了很多达官贵人和平民百姓,医德之高尚,完全可以位列圣人行列。

陈念祖(1753-1823年),字修园,又字良有,号慎修,长乐人(今福建省福州市长乐区),祖父陈居廊,父陈延启。因为祖父博学通医,父亲又早逝,所以陈修园所受教育就往博学通医的方向发展了,他二十岁中秀才,三十九岁中举,在京城求学期间经历了很多故事。他起初任知县,后来升同知,没有白花花的银子进账,却医治好了很多当地的平民。

当年从秀才考举人,就相当于今天的公务员考试,三年一大考,一次考出来不过数百人,难度甚至超过了考清华,陈修园中秀才之后就到京城学习并待考,在此过程中治好了很多高官的疑难杂症,至此医名大著。光禄大夫伊朝栋当时罹患中风(相当于脑溢血),半身不遂又昏迷不醒,十几日都水米不进,他这个官位能请到的太医一般也是顶级的,但是太医们依旧束手无策,这时陈修园出马了,开了剂猛药强灌给病人,病人不但苏醒,还在后续的调养中渐渐痊愈了。

陈修园救治的另外一位权贵便是鼎鼎大名的贪官和珅,大家可能想还不如不救这个人,但从医德的角度讲,此事陈修园办的是毫无瑕疵。当时和珅患了足痿,当然他也能找到各类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御医,可是也不知道这些太医是怎么考上去的(大概可能是向和珅行贿当上的),居然一个也治不好,最后陈修园悉心为他诊治,发明了狗皮膏药的新疗法,为和珅治好了病。

和珅很感激啊,说你不用行贿只要投靠我,我就保你前程似锦。这时就显出了陈修园的风骨,他一个小小的待考秀才也不能跟和珅这个重量级的大官正面刚,但让他与其同流合污他也不乐意,于是便说我身体有点病症,大概是在京城水土不服吧,得回家休养一段时间,于是就病遁出京,这一遁就遁到了嘉庆年间,才回京考了举人(一说是求了个外地小官遁出京城)。

后来他当了直隶威县的县令,当地妇女很多患有子宫脱垂(即阴挺)的,他的上官直隶臬台付廉也是个比较负责任的官员,听说陈修园这个名医要来当县令不胜欣喜,对他非常敬重,常常就此事向他请教,陈修园经过多番考察和诊治,给出了一个完备的药方,让很多当地妇女都摆脱了病痛。后来当地发生了水灾,陈修园于恒山、保阳、高阳救灾,灾后温疟疫情流行,他看到很多庸医害命痛心疾首,于是又走上了治疗疫情的前线。

再后来陈修园逐渐年老,就致仕回到家乡讲学,顺便著书立说。他非常重视理论知识的学习,反对当时很多医生只读医方而不重理论的做法。他对学生非常细心、耐心,几乎是手把手式教学,所著书籍也是深入浅出,为后世研究古代中医学提供佐证。当时流行一种说法:北方医者学《医宗全鉴》(乾隆主持编修的医届百科全书),南方医者学陈修园所著的《南雅堂医书全集》,可见其著书之严谨、涵盖医学之广泛。

除了《南雅堂医书全集》,陈修园还著有《伤寒论浅注》、《长沙方歌括》、《金匮要略浅注》、《金匮方歌括》、《灵素节要浅注》、《伤寒医诀篡解》、《神农本草经读》、《医学三字经》、《医学实在易》、《医学从众录》、《女科要旨》、《时方妙用》、《时方歌括》、《景岳新方砭》、《伤寒真浅注》等书籍,都是通俗易懂又影响深远的医学佳作,受到当时社会各界的追捧,一时之间洛阳纸贵。陈修园于医学一道可谓是德艺双馨,为政清廉,造福一方百姓,不畏权贵,不与和珅同流合污,治学严谨,泽被后世医者,值得被每一位国人铭记。

  • 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激战安奈特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• 激战安奈特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联系邮箱:2761568799@qq.com